在2019年的11月,莉爸因為進食困難,馬上送往急診室,在一連串的檢查後,確診食道癌第三期…

發現

回想起那一天的中午,每一個環節我都還歷歷在目,

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午餐時間,卻成了我這輩子再也無法遺忘的午餐。

那天沒上班的我,依舊睡到中午,餐桌上莉爸正在用餐,我睡眼惺忪的在廁所刷著牙,知道莉爸正在客廳用餐,當我正準備要出去時,就聽到莉爸把碗放到廚房的聲音,我心裡想著,不是才剛剛開始吃飯嗎?怎麼這麼快,又伴隨著一連串的咳嗽,我跑到客廳問了莉爸說怎麼了,他說:沒事沒事,就急急忙忙的往樓下走去(一樓是家裡店面),雖然莉爸說著沒事沒事,但那時候心裡的第六感就覺得一定有什麼問題,不安的情緒持續地讓我回想剛剛的經過,沒過多久莉媽急急忙忙地從樓下跑上來跟我說,莉爸在吐,不對勁,叫我趕緊送他去醫院

一切都不一樣了

帶著莉爸坐上計程車,我們就來到了醫院急診室,雖然我很不安,但我告訴自己可能是甚麼東西卡住了,或是一些肌瘤之類,試著說服自己不要往最壞的狀況去想,做完了兩三個檢查後,醫生都說沒看到什麼太大的東西,一直到做胃鏡,醫生什麼話也沒說,整個內視鏡手術室安靜地令我不寒而慄,我忍不住問了內視鏡醫生,請問是不是怎麼了?他只淡淡的回了我:食道長了東西,要解決,你們回急診室,急診室的醫生會再跟你們說明。

到這邊我都不太確定可能是甚麼東西或是什麼原因,回到急診室

醫生面色凝重來問我:你要轉院嗎?還是在這邊治療?

我:什麼意思?(什麼狀況我都不清楚,我根本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啊)

醫生:應該就是腫瘤,但至於細部狀況,要再做進一步的檢查才能確定

我:我希望知道結果之後再做決定,先確定是什麼。

我一輩子忘不了那幾個單字:malignant tumor

後來開給我一個住院同意書請我先去批價,我拿著那張紙,上面有一條叫做住院診斷說明,一長串英文我看不太懂,我就開始查,後來陸續翻譯出來為:惡性、腫瘤、等等….此時爸爸已被安排躺在急診室內的病床先稍作休息,我在外面不敢進去,因為我控制不住自己一直地哭,不敢讓他知道怕他承受不了這樣的打擊,而摳摳在我旁邊先叫我冷靜,他去問護理師怎麼還沒有做進一步的檢查,診斷說明那邊卻已經寫了是惡性腫瘤呢?護理師解釋,醫生是用剛剛照胃鏡的影片分析,依他們的經驗看起來是惡性腫瘤。

在急診室等病床的時間裡,我幾乎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,但又很怕爸爸發現,到底要怎麼開口?要怎麼跟他說這些的事情,他能承受嗎?他會不會想放棄?會不會很失落?種種的揣測在我心裡想了一遍又一遍,最多的還是心疼,一想到接下來的治療,會有多難受,要面對的到底又是什麼,我不禁又開始難過。

確認

住院後,開始為期一個禮拜的檢查,在全部的檢查做完以後,醫生請全部的家屬到醫院,跟我們說明以及解釋病況,確定為:食道癌第三期,但萬幸的是,腫瘤檢查目前看起來沒有轉移,因為腫瘤很大,所以必須要做化療以及放射性電療,讓腫瘤縮小才能動手術,當然這中間也有很多的變數,最好的結果就是,化療以及放射線電療都順利的做完,而且腫瘤縮小了並且沒有轉移,病人的身體狀況也可以承受手術,才能進行手術。

其實光想到要前面這些都很痛苦了,而食道癌又沒有標靶藥物可以打,我們跟醫生說,我們願意自費有沒有副作用比較小的化療,莉爸的年紀很大,怕他無法承受這樣折騰,所以我們的化療以及放射性電療,都有另外在做一些選擇,目的都是希望可以減輕莉爸的身體負擔,讓他的身體以及心理都能夠順利的完成,並且開刀順利的將惡性腫瘤切除。

開始的放射性治療+化療

其實現在的化療已經不像以前或是電視演的那樣,痛苦萬分百般難受,可能因為我們自費藥物的關係,跟個人體質承受度也有一些關係,在化療的這個部分,莉爸的不適比較比較少一些,副作用也沒有很多,打完後的一兩天可能會腹瀉,但不至於到非常嚴重,頭髮沒有掉太多,體重也沒有掉太多,還能維持住。而放射性電療,是利用放射線針對腫瘤局部進行電療,需要每天做,要電療25次,第一個禮拜,爸爸也沒有太大的不適,正當我心裡覺得那就好,如果這樣繼續沒有過多的不適,莉爸的身體就可以順利的完成療程,進到手術了,而第二個禮拜突然的某一天,莉爸開始連喝水都沒有辦法,我們趕緊回醫院詢問醫生,醫生說因為放射線治療後,腫瘤會腫大,所以堵住了整個食道,所以進食的方法可能就要從鼻胃管或是腸召口,因為腸召口等於要開一個小孔,從肚子灌食進去,我們就決定先幫莉爸採用鼻胃管方式進食(後來有點後悔,覺得當初應該就直接選擇腸召口,因為鼻胃管帶來的不適比較多),而在莉爸的後期治療裡面,進食的方式都是用鼻胃管,來確保營養可以一直的送到身體裡,也因為接下來的營養都僅能靠灌食的方式支撐,莉爸願意配合進食的量就比較少,常常不太想灌太多,而電療所帶來的不適就是因為電療會傷害組織,會放射性電療腫瘤,目的讓腫瘤變小,當然也會電療到周圍的細胞、粘膜,所以後期莉爸常說很痛很痛,因為就像嘴破那樣,食道裡面的粘膜應該都有受傷,非常不適,所以只能一天灌四次的止痛藥,希望能減緩他的不適。

面對手術

終於做完所有的化療+電療後,醫生讓莉爸回家休養一個月好好養身體,一個月後再安排住院,在做一次檢查並評估手術的可行性,這一個月裡面,我就是不斷的跟莉爸心理建設,能動手術是好事,能拿掉癌細胞就可以沒事了,只要我們撐完手術就好了,不斷不斷的給他正面思考,其實也是在給我自己力量,這不是一個小手術,手術要將食道整個切除,沒有什麼人工食道,就是整個切除後,將胃塑形好後拉上來成為食道,也因為這樣本來胃的空間就會小一點,需要少量多餐這樣,但嘴巴進食上面是沒有問題的。

2020/2/14一個最長的情人節

我陪著我上輩子的情人,走進醫院手術室,過我們今年的情人節。

莉爸動了將近10個小時的手術,手術很順利,術後轉往加護病房觀察

手術很成功,莉爸終於能好好回家休養,我準備帶著他繼續冒險時,沒想到挑戰還沒有停止…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*
*